【系列解讀之四】堅持紀嚴于法 實現紀法分開

來源:海口市工商業聯合會    發布日期:2016-07-01

10月16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連續發布重磅消息:周本順、楊棟梁、潘逸陽、余遠輝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不同以往,此次通報通篇“紀言紀語”:看標題,“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之中沒有了以往經常出現的“違法”二字;看正文,過去慣用的“收受賄賂”、“行賄”等字眼也不再出現,行文布局主要體現違紀問題,而非違法問題。


  黨內審查是紀律審查,不是司法檢控,一個依“紀”、一個依“法”,二者界限清晰,不能混淆。全面從嚴治黨,必須要嚴明黨紀,把紀律挺在法律前面,使紀律成為管黨治黨的尺子、黨員不可逾越的底線。


  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以下簡稱《準則》)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遵循管黨治黨的規律,堅持紀法分開、紀在法前、紀嚴于法,充分體現了黨紀特色和中國共產黨的先鋒隊性質。


  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告訴記者:“這是我們黨內法規制度建設以及管黨治黨過程中的一個重大制度創新。”


  2014年12月24日,山西省紀委監察廳網站公布了山西省國土廳原副巡視員王有明腐敗案剖析。王有明素有“工作有能力、有魄力”“工作成績突出”等贊譽,曾獲得全省乃至全國國土資源系統的各種榮譽。但是,這樣一位“榮譽滿身”的干部,卻從收受土特產開始,一步步發展到收受保暖襯衣、毛衣、千元禮金,直到最后收受巨額煤礦干股,落了個“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的下場。


  “破法”者必先“破紀”,這是被無數案例證明的一條腐敗鐵律。然而,原《準則》和《條例》的內容與法律法規混同現象嚴重,特別是原《條例》半數以上條款與刑法等國家法律規定重復。由之導致,實踐中黨紀意識淡薄,管黨治黨不以紀律為尺子,而是以法律為依據。只要黨員干部不違法,違反紀律就是小節,相關監督就“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甚至視而不見、不管不問,造成“要么是好同志,要么是階下囚”的尷尬局面。


  “小紀不執、小錯不管、小病不治,使得紀律和法律之間出現了大片無人過問的開闊地帶,導致黨員干部從違紀滑向違法作‘自由落體式運動’。”中國社科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波表示,堅持紀嚴于法、紀法分開,首先要解決紀法重疊、紀法混同的問題。


  對此,修訂后的《準則》和《條例》均刪除與國家法律法規重復的內容,其中《條例》共刪除70余條與刑法、治安管理處罰法等法律法規重復的內容,如有關貪污賄賂、失職瀆職、破壞社會主義經濟秩序行為等刑事色彩濃厚的規定。


  全面從嚴治黨,關鍵在治,要害在嚴。修訂后的《準則》和《條例》在刪除相關內容的同時,還增加完善了若干條款,對黨員和黨員領導干部在廉潔自律和遵守紀律方面存在的主要問題作出明確規定,特別是將黨的十八大以來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組織紀律以及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反對“四風”等要求轉化、上升為紀律規范。比如,《條例》第六十八條規定,黨員領導干部不能違反有關規定組織、參加自發成立的老鄉會、校友會、戰友會等。


  “如果紀法不分、‘紀等于法’,實際上就相當于把黨員與普通公民混為一談了,等于把法律的底線作為黨員的底線了,這樣就體現不出我們黨的先進性了。”中央紀委法規室負責人表示。恰如其言,我們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也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如果把普通公民的行為底線作為黨員干部的行為底線,就等于拉低了黨員標準,全面從嚴治黨就會成為一句空話。


  “黨紀嚴于國法,把紀律和規矩挺在前面就是治本。”高波表示,修訂后的《準則》和《條例》堅持紀法分開、紀嚴于法,既固化了抓早抓小、動輒則咎的實踐導向,也強化了越往后執紀越嚴、處分越重的治理理念,充分彰顯了政黨特色、黨紀特征,為全面從嚴治黨和強化黨內監督提供了制度依據和有力支撐。


當然,紀嚴于法、紀法分開,絕不意味著紀律和法律完全割裂開來,“鐵路警察各管一段”。《條例》不僅在“指導思想、原則和適用范圍”一章規定黨組織和黨員必須自覺接受黨的紀律約束,模范遵守國家法律法規;還專門設置“對違法犯罪黨員的紀律處分”一章,實現了黨紀和國法的有效銜接。

(《中國紀檢監察報》2015年10月28日)

 

福利彩票开奖号码 最新李逵劈鱼 澳门福乐彩手机查开奖结果 资产配置的黄金三原 意甲各队之间的关系 幸运赛车在线计划网 美人捕鱼注册送金币 新上海麻将小游戏 吉林11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20选5预测 闲来贵州麻将